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鸡毛飞上天”和“良心剧”   

2017-08-01 05:12:34|  分类: 影视的文学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鸡毛飞上天”和“良心剧”

锦园

6月16日,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宣布,“鸡毛飞上天”的主演殷桃和张译荣获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主角奖。

网络搜索一下,才知道这是取材自义乌改革开放30年间曲折辉煌历程的电视剧。网民称之为“良心剧”。进一步查这个网络用语,是指不为圈钱,认真制作的电视剧,值得一看。

我因此去找来这个电视剧看,但是对表演我不能说什么,下面写的,仍然是从文学角度的评论。一孔之见罢了。我认为对影视作品作文学评论,是把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设置,情节安排,语言特色等抽离出来进行讨论,求其得失。这个工作做好了,可以给剧本创作做借鉴,提高剧本的水准,创造出优秀的影视作品。

义乌小商品市场从1982年开始,现在发展成有40多行业,近2000大类,170万种商品,面向全国和世界200多国家。要全面表现这个发展过程,题目太大,电视剧难以承担,总不能拍的如纪录片吧。电视剧可以拍的五光十色,但没有血肉饱满的人物及其感人至深的情节,难言成功。现在此剧以陈江河,骆玉珠的情感线为主,展开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艰难的起步和发展,是符合艺术规律的。一个是被遗弃和收养的。一个是被出卖的,出逃的。因为当地农民世代相承的鸡毛换糖经商形式在文革时代为非法,他们在流浪中认识,分离,当改革开放起步时他们重逢,又分离,再重逢。改革开放的曲折成为人物命运曲折发展的契机。义乌小商品市场的产生,成长,厚重的现实生活基础,使这个电视剧不同凡响。现在众多的电视剧标榜时尚,鲜亮,偶像,老是在广告,时装,跨国公司等行业打转,不避落套地编造故事。相比之下,“鸡毛飞上天”接地气,给人耳目一新。据经济学者研究,小商品市场之所以在义乌诞生发展,确实是从当地农村人多地少,农民世代有农闲时“敲糖换毛”的小商传统而来。陈江河骆玉珠上承“敲糖帮”的传统,又吸收了改革开放时代之新鲜空气,恰逢地方领导敢作敢为,大胆创新拓展,才能从路边练摊者发展成集团企业家。他们的经历折射了义乌这个偏僻小城如何成为全国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如何带动了当地小商品生产的飞速发展。电视剧以人物命运的主线,成功地表现了这个复杂曲折的发展过程。

主角与上一代人的纠葛,处理也是成功的。陈金水要让陈江河做上门女婿,违背其女儿和陈江河的意愿。骆玉珠的父亲的落拓,一次次损害女儿的生活。这些情节都和小商品市场的孕育发展交织在一起,写了感情,出了人物,

王大山的插曲,合情合理。骆玉珠和他的儿子王旭,后来是陈江河的养子,有关他的成长,引起的家庭内部的冲突,丰富了故事情节。丰满了人物性格。

但是杨雪这个人物的设计,落入三角恋爱的套路。杨雪是杨氏集团的千金,留学归来。她可以欣赏陈江河的才干,要用他帮助管理。但是她和陈江河在出身经历气质上十分悬殊。电视剧中她一意孤行地要陈结合,甚至哀求一夜情,显得勉强。换一个思路,如果扬雪冲动,逼陈江河结婚,以离异告终,反而自然一些。

骆玉珠因其父偷了陈江河存放的钱,被迫离开陈江河,颠沛流离中遇到铁路工王大山,深埋自己多年对陈江河的感情,嫁给王大山还生了儿子。这样的处理顺理成章,有生活的肌理。

电视剧的后半部分想要把义乌走向欧洲的历史表现出来,虽然这样可以展开异域风情和场景,但难度更大。现在看来电视剧介绍事情的走向多。打假,价格战,对付欧洲经销商,合资生产,欧盟材料标准,中转仓,资本运作等等,每一段都有一些故事和戏剧冲突,但是不如前半段有艺术感染力。人物性格没有展示更多更复杂的侧面。比如绑架一出,着力在表现陈骆两人生死与共,但漏洞多,线条粗,反而显得不那么真实。

电视剧描写下一代走上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舞台,这个意图不错。事实上这个市场的成功也是一代人接一代人奋斗的结果。王旭的成长表现得比较细致,他和继父陈江河的冲突,丰富了陈江河的精神世界的展示。但是王旭在陈江河进军欧洲遇到绑架几乎破产后,如何东山再起,是一笔带过。他做什么都是大手笔,无往不利。和前半部分电视剧的凝重扎实成了对比,难以获得观众认同。

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展需要新型的有世界眼光的人才,如留学归来的邱岩,但是电视剧在这一点上没有充分展开。最后让她患脑瘤淡出,又以跨国公司高管身份返场,异国商战,和王旭重叙旧情。她给观众的印象,还是与王旭,西班牙商人莱昂的三角恋情比较深刻。

或许,紧缩后半截,不图面面俱到,作为一个作品的艺术成就更高。

回到良心剧的话题。观众称“鸡毛飞上天”是良心剧,乃是对此剧的肯定。同时也就把生编乱造故事,在狗血剧情里讨生活的某些电视剧划在无良心剧一类。电视剧是一个集体创作,表演摄影美工道具特效音乐等等各司其责,一言以蔽之无良心剧,真有点儿残忍。我想这个批评首先针对的是剧本,剧本上未下足功夫,胡编一些情节忽悠观众,就难怪观众指责无良心。需要说明的是,良心剧並不排斥纯属虚构的电视剧类型,实际上,优秀的神话剧,穿越剧,历史故事新编剧都可以是良心剧。观众眼睛明亮,心知肚明,哪一部剧从编剧到制作,用心努力。

著名学者何新曾经说过,当今的俗文化,叫什么“读图时代”,“全娱乐时代”,其实就是搞笑的时代,忽悠的时代,恶搞的时代。

电视剧在俗文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何新尖锐批评的现象,在电视剧创作中确实可以见到。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论,也不必悲观至极。有艺术良心的艺术家,克服环境的种种不利,制作良心剧的努力不息,成绩有目共睹。“鸡毛飞上天”就是一例。紧跟在电视剧创作后面的文艺批评,应该旗帜鲜明地扬良心剧,贬忽悠剧,而不是无原则地为无良心剧叫好,进一步地忽悠观众!(文/锦园)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