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最后一场大雪   

2014-03-20 15:23:19|  分类: 美国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场大雪


昨天早起,窗户又是一幅雪景。房室草地道路,披着银装。未灭的路灯光里,雪花儿还在飞飞扬扬。
前一个周末的早上,风和日丽,我恢复出门跑步。路边草地,树林深处,房屋背后,还有点点残雪,社区的路面上白花花的盐霜,好像在诉说这个多雪冬天的故事,又好像说这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
谁知道,不过一个星期,风雪又卷土重来呢?
这个冬天,好像北极敞开了它的大门,风雪源源不断地南下,华盛顿地区新年以来,大大小小下了十多次雪,其中三次,下了十多个小时,积雪盈尺。政府机构,学校接连关闭。更加上持续的严寒,气温在零下徘徊,每每陈雪尚在,新雪又降。
然而,毕竟是三月中旬了,地面气温高了。雪近中午歇了不久,我家向南的车道上的雪,居然不除自融,露出大块的黑色路面来。
打开前门,用尺子量一下,雪深10厘米左右。用手抓一把,湿湿的。
潮湿的雪,加上风不大,堆积在树木上,团团簇簇,如开了白花。低矮的灌木上如盖了厚棉被。但是雪太沉了,时间久了,树木招架不住,弯腰曲背。今天出门,看到公路边的树林里,已有树木折倒伏地的了。
希望是这个季节的最后一场大雪。
这些日子,好像就在冰雪上滑过去了。回头看,竟然在博客上留下一大截空白。莫非如从前用自来水钢笔,墨水在冬天能冻冰,今年的严寒把思绪也凝冻了?其实不然,闲暇时也曾在手机上凃鸦,但是只留下未完成的片断。隔窗对着满天风雪发呆时,为该写些什么而困惑。
博客是生命的记录,本来不该留下空白的。冬眠或许可以成为借口,但冬眠醒来,见到杨树上毛茸茸的新芽儿,是否记得消逝的梦?
3月18日



附录:这一场暴风雪名叫Love

美国人很逗,把情人节前一天来的暴风雪命名为“Love”爱。
这一场雪从星期三晚上九时开始,在华盛顿地区足足下了十二个小时。
至少一英呎的雪,厚厚的盖住了道路,草地。门前的树木,邮箱都变矮了。
联邦政府和大中小学关闭,三个机场,六七百个航班取消。电视里报道,一辆大卡车打滑后翻身倒在路边。数以千计的居民户断电。
谁爱这样的暴风雪?也许只有宠物狗,在雪地里欢蹦乱跳。华盛顿地区的一家电视台发起宠物和雪地的照片比赛。形形色色的狗的照片贴在网络上。
趁着雪停,各人自掃门前雪的运动自发兴起。这次的雪潮湿沉重,铲起那么厚的雪,扬到草地上去,可不轻松!
好不容易把门前的车道清理出来,下午五时,风雪又卷土重来,很快染白了车道。好在到晚上十时,鹅毛大雪终于偃旗息鼓,不然的话,人们真的受不了这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32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