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英雄广场的一角  

2011-06-20 20:57:07|  分类: 欧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

 从欧洲回来多日,常常想起布达佩斯市中心的英雄广场。

这个广场为纪念匈牙利民族在欧洲定居1000年而建。1896年动工,1929年完成。据说可以容纳20万人。广场上的主建筑是是千年纪念碑,一个高36米的巴洛克风格的圆柱形石碑。顶端一尊长有双翅的天使铜雕,一手高举皇冠,一手高举十字架。石碑底座是七位部落首领骑马的青铜群雕,他们穿戎装,持兵器,好像千年前从亚洲长途跋涉,一路风尘来到多瑙河地区定居。广场边缘的两座弧形的带有圆柱的建筑,陈列有匈牙利历史上杰出人物的雕像。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

 

广场周围有匈牙利美术馆,艺术宫,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安德拉什大街,城市公园和特兰西瓦尼亚古城堡,都是旅游的好去处。

广场西南角,  靠安德拉什大街,一幢三层高的白色楼房,是塞尔维亚大使馆。如果不挂国旗,和别的建筑没有太多的区别。导游介绍,那就是过去的南斯拉夫大使馆。1956年10月的匈牙利事件中,匈牙利政府总理纳吉支持民众的民主愿望。1956年11月4日苏军坦克进入布达佩斯,纳吉和一些官员到南斯拉夫大使馆避难,一度成为世界新闻的焦点。后来,在苏联支持下成立的新匈牙利政府承诺保证纳吉等人的安全,让他们回到自己住处。但是,纳吉等人离开大使馆,立即在英雄广场附近被苏联坦克包围和劫持。随后被押到罗马尼亚。不久,纳吉以“社会主义的叛徒”和“西方帝国主义的走卒”的罪名,被秘密押回布达佩斯受审。赫鲁晓夫决定处决纳吉,他说,这是给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一个教训。1958年6月16日纳吉被秘密判处死刑。在绞刑前他留下的话是:“社会主义的、独立的匈牙利万岁!”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塞尔维亚大使馆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伊姆雷·纳吉(Imre Nagy,1897年6月7日—1958年6月16日)

 

纳吉的遗愿在30年后实现。1989年5月,匈牙利党中央为纳吉平反。6月16日,25万民众在英雄广场集会,重新安葬纳吉。纳吉的葬礼翻开了匈牙利历史新的一页。

2006年10月,在纪念匈牙利事件50周年的时候,塞尔维亚总统和匈牙利总理一起,为塞尔维亚大使馆门口的纳吉纪念铭牌揭牌。

我们来到英雄广场的时候,朝阳灿烂,游客成群,鸽子在悠闲漫步,一群学生欢笑着在美术馆门前合影……那些血腥的历史往事,已经烟消云散。

在国会大厦前,有1956年匈牙利事件的纪念碑。黑色的大理石,仅仅刻着1956字样和匈牙利的国徽。纪念碑顶端,火焰长年燃烧。现在每年的10月23日是匈牙利1956年革命纪念日。纪念那数以千计的在匈牙利事件中为民主和独立献身的英烈。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

站在纪念碑前,我为历史的道路曲折迂回而感慨。

50年代的匈牙利虽然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在苏联老子党的严密控制之下。其领导人拉西科用血腥清洗的手段排除异己,推行脱离实际的“工业化”和“合作化”,摧残工农业生产,使民不聊生。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的秘密报告揭露了斯大林的许多问题,匈牙利的知识分子和民众要求改革和摆脱苏联控制的思潮开始涌动,出现了裴多菲俱乐部等群众组织。1956年10月23日,以声援波兰工人党的选举为契机,爆发大规模的群众游行。裴多菲俱乐部提出了10点要求:要求在匈牙利进行政治和经济体制的改革;对拉科西时期的错误进行清算;维护匈牙利的民族尊严和反对苏联大国沙文主义。当局企图用武力镇压,却被集会的群众缴械。民众进而占领了广播大楼、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武器库。群众游行变成一场动乱。其间,群众反复呼喊一个人的名字,“纳吉·伊姆雷”,要他出来领导。

纳吉·伊姆雷是何许人?他1897年出生于农民家庭,一次世界大战时成为布尔什维克,30年代在苏联农业研究所工作,二次大战时为匈牙利抵抗运动的领导人。战后担任匈牙利党中央政治局成员和国家部长。1953在苏联领导人的支持下,出任匈牙利总理。但是他和党的第一书记拉科西在政治上冲突不断。1955年,苏联领导人转而支持拉科西,纳吉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出党。

1956年10月24日,纳吉受命于乱世,再次出任总理。他承诺恢复匈牙利政治、经济生活的民主化,宣布这不是“反革命事件”而是“革命行动”,宣布匈牙利取消一党执政。但是群众不肯听从命令放下武器。动乱愈演愈烈,发展成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当时的苏联,岂能容忍匈牙利的民主诉求。纳吉之死,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宿命。

英雄广场的一角 - 锦园 - 锦园

 

在议会大厦不远的一个街头花园里,有纳吉的铜像。他站在一座桥的中央,眺望国会大厦。我和旅游团的朋友讨论这个雕塑可能的含义。但朋友说,旅游就是游山玩水,何必想那些遥远和沉甸甸的历史。

是啊,朋友说的也不错。然而,在我们长大的年代, “匈牙利反革命事件”、“裴多菲俱乐部”、“纳吉反革命分子”,都曾经是政治运动中敏感的词汇,甚至有人因为类似的罪名而定罪,虽然我们和匈牙利相隔万里。如今来到事发的地方,触景生情,浮想联翩,也是自然。

心情放飞的旅行,曾经在沉重的历史中穿行。是以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4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