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实验动物的痛,我们知道  

2010-07-20 11:36:11|  分类: 生物医学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工作日程,今天要实验小白鼠抽血。我们在开发预防一种肠胃道传染性病菌的疫苗。对小白鼠试用疫苗是最初步的研究。把接种之前的小鼠血样和接种之后的血样分析对照,可以知道疫苗有没有作用。

      把小鼠的笼子用小车运到做实验的房间,那儿有消毒通风柜供实验使用。笼子进通风柜后才打开盖子,防止小鼠被外界意外感染。小鼠在通风柜内,工作人员在通风柜外,也有效地保护了工作人员。

      按照规定的操作程序,先得麻醉小鼠,让它们无疼痛感。麻醉机把麻醉剂和氧气按需要混合,通过导管导入一个安置在通风柜里的有机玻璃的小盒。小鼠在里面大约23分钟就“不省人事”了,而且放久了也不会死亡。

      小鼠抽血有不同的方法。割尾巴放血量少而慢,用注射器从心脏抽血危险性大。我们从小鼠眼睛抽血。这方法听起来很残忍,其实简单易行,对小鼠伤害小。待小鼠被麻醉后,一手捏住小鼠的颈背,一手把毛细吸管插到其眼角,轻轻一捻,眼角下的血管破裂,因虹吸原理,血液迅速进入毛细吸管。一根毛细吸管满了,拔出后,血往往还在冒出来,只要用另一条毛细吸管去接血就行了。按规定,一次抽血只能在0.2CC左右,以保证小鼠安全。手法熟练的实验员,40秒就能完成一只小鼠的抽血。抽血后用纱布轻轻压一下眼睛,就能止血。不到一小时后,已经看不出被抽血的痕迹了。一个星期后再次抽血,对小鼠的健康无妨。但是如果是新手操作,可能比较麻烦。往往因为手势的轻重不对,毛细吸管下去,不见血出来,或只有一点儿血。一分钟后,小鼠就渐渐苏醒,不得不放到麻醉的小盒里重新来过。这个方法的危险是小鼠的眼睛在抽血后可能因为感染而失明,但比例很小。

     有一篇报道曾经问:实验动物的痛,谁知道?动物不能说话叫痛,但它的肢体语言能告诉实验人员。但是能不能仁慈地对待,取决于人的态度。比如采血尚未完成,但小鼠已渐渐从麻醉中苏醒,开始动弹。因为小鼠很小,有经验的实验人员捏住它,仍然可能在它挣扎时采血。这是实验人员为快些完成实验而对小鼠的痛麻木不仁,也是违反了操作规范的。如果麻醉得好,采血动作快,完成后小鼠放回到笼子里仍然睡着,慢慢醒来,活动起来,它感受的痛就比较少。

      第一次抽血,同时要对小鼠编号。用彩色笔在尾巴做记号,几天后将会变淡消失,因此往往趁麻醉未过,或是在耳朵上挂上金属的号码牌,或是用打孔器在耳朵打孔标记。打孔器类似指甲刀,在小鼠耳朵打孔是一霎那的事,一般来说打完后小鼠没有显示疼痛的症状,在美国是容许的。但是有些国家,比如以色列的动物实验室,被禁止使用。

      疫苗的动物实验,通常将接种疫苗23次,抽血45次,前后需2个多月。如果是减毒活菌疫苗,有的通过滴鼻孔的方法接种,也有灌胃接种的。如果是蛋白质疫苗,就用小鼠腿部肌肉注射的途经。小鼠分组中,必有一组为对照组,不接种疫苗,代之以生理盐水。这些操作一般不需麻醉,

       2个多月后实验结束,通常让小鼠安乐死。根据需要,也可能在安乐死后,取出小鼠的肝、脾等器官,做进一步的分析。使用二氧化碳实施小鼠和大鼠的安乐死,有严格的规定。在可以封闭的容器内,一次最多放5只小鼠,或2只大鼠。要求有间隔地二次输入二氧化碳,在动物已失去生命迹象后,还要使用小鼠脊椎脱位等方法,保证动物已经死亡。在实施安乐死的过程,必须避开饲养的其他动物。

       还有一种实验的设计,在几次接种疫苗后的一定时间,让小鼠感染相应的野生病菌,看小鼠有无抵抗能力。但这个实验需要另外一批同样大小的小鼠做预试验,以获得野生致病菌对小鼠的致死剂量。用这样的剂量感染接种生理盐水的小鼠,小鼠将全部活大部分死亡,接种了疫苗的小鼠如果能够全部或大部分存活,预示这疫苗可能有效,为进一步的实验提供了依据。小鼠感染后得病,慢慢死去,不可避免有痛苦。因此规定了每天必须称小鼠的体重,当小鼠体重下降超过20%,给予安乐死。其目的是缩短其痛苦的时间。

      比较大的动物,如兔子、猴子,对疼痛的反应强烈,实验时必须注射麻醉剂。剂量是根据其体重和实验时间确定。实验过程中,经常用听诊器检查心跳。如果需要,实验结束后,要给予止痛剂或镇静剂。如果感染了野生致病菌,每天两次不仅称体重,还要量体温。这些动物的安乐死都是注射药物完成的。这些实验往往有兽医参加,多人合作,相互监督,比较严格执行实验的方案,不会置动物痛苦不顾。

     但是,在我做过的动物实验中,也有很让动物痛苦的。用于痢疾疫苗的一个成熟的动物试验方案是使用豚鼠。在接种了疫苗后,定期采集豚鼠的眼泪做免疫分析。办法是将磨碎的干辣椒洒一些到豚鼠的眼睛。豚鼠当然痛苦不堪,挣扎和尖叫。大约一分钟左右,眼泪涌出,试验人员用毛细管采集,然后立即用清水冲洗豚鼠的眼睛。这个实验方案由来已久,因为没有良方替代,至今还用,也能得到实验动物照料和使用委员会The 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 (IACUC)的批准。每次做到这个试验,心里对那些豚鼠深抱歉意。同时一直在留意有无新的方法。我明白,减少试验动物的痛苦,还需要努力。

       现代生物医学的研究,不能离开动物实验。开发新药和疫苗、研制新的医疗仪器和器械、探索新的外科手术、研究生物基因的功能……无一例外要经过动物实验的阶段。各国都有相应的法规:没有充分的动物实验数据,决不能进入临床的试验。

        人类在这个问题上,显示了他的智慧和对动物的强势。同时也有不可排遣的无奈。

        我们实验室的墙上,曾经贴着一张英文的剪报。几年前搬迁的时候,没有带走。但那内容我一直记得。说的是韩国的一个生物医学研究所,每年都要举行仪式,祭奠和超度为实验而牺牲的动物。我想,科研工作者藉此得到一些心灵的安宁。

        面对不断的动物实验,我这样宽慰自己:实验使用的动物不是需要特殊保护的野生动物,而是为特定目的而大量培育出来的;实验动物的牺牲造福人类,其贡献大于作为人类食品的动物;动物实验的一部份结果是加深了对动物的认识,发现了许多动物防病治病的药物和疫苗;人类在进步中提出了善待动物的问题,我们知道动物的痛,而且自觉地努力地减少和避免动物在科学实验中的痛苦。 (文/ 锦园)

 

 

  

  评论这张
 
阅读(28302)| 评论(1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