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何必棒杀央视春晚和赵本山  

2010-02-22 13:17:4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多年,央视的春晚是每次过年必看的节目。问周围同胞,没有不看的。好像未看春晚不曾过年。当然不是每个节目都喜欢,但无所谓呀,看过笑过,度过一段欢乐时光,那是实实在在的节日气氛。这样大型的电视节目,美国的电视台,过去未见,将来也搞不起来。上千艺术家在五个小时内登台献艺,即使召集得起来,光这人工费谁付得起?可惜这是中文的节目,又太多语言类的节目,否则也能吸引全球老外的眼球呢。
   因此,看罢今年的春晚,读到肖鹰教授的文章《27届春晚最烂之作》,http://xying1962.blog.163.com/blog/static/138445490201012022035714/不禁诧异。左思右想,今年春晚节目和赵本山的小品缺点再多,也到不了“烂”的份上。何必如此棒杀央视春晚和赵本山!
   肖教授的大作说:“今年央视春晚被公众评为‘最烂春晚’,概括讲‘最烂’在于四症:第一,趣味低俗;第二,粗制滥造;第三,唯利是图;第四,垄断霸道。”教授的概括,完全是从他自己对赵本山一个节目的分析而来。因为《捐助》趣味不够高雅,因为《捐助》是急就章,因为《捐助》里插了广告,因为春晚上了《捐助》,就给春晚扣了这么四顶大帽子,欲一棒把春晚打得“彻底溃败”,好像太过分了。不就是一个节目,干吗推而广之,将一台春晚棒杀?逻辑上讲得通吗?即使《捐助》一个“最烂”,也不能以一概全,把整个儿春晚推到“烂”泥坑里吧。如此,对其他许许多多的演职员公平吗?还有在电视机前看完了“最烂春晚”的亿万观众,是不是都太“弱智”了?
   回到赵本山的小品《捐助》上来。据凤凰网的观众投票,54%的观众认为“最烂”,我尊重这些观众的评判。这个节目,不是精品,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萝卜青菜,各人所爱。在最大众化的电视综艺节目上,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据教授的分析,“《捐助》有三大恶症:第一,持续并且严重强化了赵本山小品多年来歧视和侮辱弱势群体、贩卖低俗的品质;在这个小品中,随意贬损丧夫的单身女性和受捐对象,使之成为剧中取笑对象。第二,这个小品的编排完全脱离生活,所谓‘捐助’剧情和主题都建立在对当下中国现实的无知误识基础上。第三,在剧情设置和角色安排上,该小品编排人员‘想赵家班所想,急赵家班所急’,不仅生硬植入三个广告(为春晚单个节目植入广告之最),而且把一个角色分为两个角色,赵本山得以在此小品中‘一拖四’上了‘五个赵家班’(为本届春晚小品演员之最)。”
   我作为观众,针而对之的意见是:第一,教授好像仍然走在“典型论”的创作老路。曾几何时,一个阶级一个典型的理论被奉为经典,把创作引向死胡同。如今,又变身为一个社会群体一个典型的理论。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小品里的单身女性和受捐对象,生活在社会低层,没有文化,在答谢捐助者时,闹了一些笑话,虽然有夸张,但不失其特定的情理。小品中的其他人物,对她没有任何歧视和侮辱的言行。难道观众笑了,就是歧视和侮辱她?就是歧视和侮辱弱势群体?恐怕观众也不会认可。
    第二,当下中国,贫困家庭子女考上大学,却缺少学费,平民出手捐助的事实,比比皆是。“小品的编排完全脱离生活”,不知肖教授从何说起。还是另一位教授说得比较具体。郑风田在《赵本山小品“捐助”演的是伪农民》
http://zft2000.blog.163.com/blog/static/10533682320101210418149/一文里指出四个“硬伤”:一是在农村可以捐款刷卡。二是赵本山居然对捐款对象不认识。三在农村居然有SOHU的节目直播录像与访谈记者。四是上不起大学却送起国窖1573。我不完全同意郑教授的意见,但欣赏他的认真批评的求是的态度。这才是文艺批评应有的态度。前三条,很简单可以回答:小品没有说明具体的农村地点,中国之大,进步之快,谁能说有没有一个农村已经可以捐款刷卡?谁能说SOHU的节目直播录像与访谈记者不会去采访?如果小品的背景是一个乡镇结合部,要人人相识,反而脱离实际了。文艺作品本是演绎可能发生的事,如此苛求,不足为训。但第四条,我也认为是败笔,道谢何须送名酒,磕头已经到顶。这是为插广告,牺牲了艺术的真实。
    第三,肖教授看来对插进春晚节目里的广告深恶痛绝,可以理解。大多数人不喜欢电视节目里的广告,但公共电视台为生存计,不能没有广告。这是艺术经济学的法则,中外一样。广告在节目里插得是否得当,是可以讨论的问题。国窖1573是败笔,SOHU则强差人意。说它“单个节目植入广告之最”,那也不是大不了的事。要是广告的钱落进了私人腰包,或是逃税,那才应该追查--但不是文艺批评的责职了。
   至于小品上了“五个赵家班”演员,又算什么错误?如果演员不称职,可以批评。赵本山在他的小品里启用自己的弟子,无可厚非。这是艺术创作,何须别人太多的干预?大家也都看明白了,今年小沈阳是跑龙套,在可有可无之间,真正出彩的是王小利。王小利把一个普通的、实在的、不无自私的、善良的北方农民演活了。我们会长久记得这个形象。这是今年春晚的一个重要收获。
   在写作此文时,看了不少博客文章和网友点评。春晚被“口诛笔伐”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这是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春晚成为品牌节目,数以亿计的全国人民,全球的华人每年观看;另一方面,不少人深恶痛绝,骂声不绝,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如果因为春晚连续举办27年,成了一个僵化的模式,大家希望求新求变,那也应该用文艺批评的方法,去促进改革。简单的谩骂和无端的攻击,又何济于事?何况实际上每年的春晚还在力求改进,我们总还能看到一些新的东西。而且,现在各地电视台都搞春晚,已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连海外都能看到湖南卫视、东方卫视等的的实况节目。春晚的自由竞争正在形成。并没有红头文件规定非看央视春晚不可。央视春晚如果真的“很烂”,到了“彻底溃败”的地步,那观众还不唾弃它?今天的观众难道那么傻,在这样简单直接的问题上要肖教授等人的启蒙?
   肖教授的另一篇文章,题目更加惊世骇俗:《拯救央视春晚,首先必须打黑》。http://xying1962.blog.163.com/blog/static/138445490201012022035541/ 文章的调门提高了八度:“2010央视春晚暴露的问题,已经不是‘雅俗之争’的问题,不是‘中西结合’的问题,不是‘普及与提高’的问题,而是央视春晚剧组的某些核心人物组成利益纠结小集团,公然违背国家文化政策、忽视和践踏全国纳税人的合法权利的违法运作问题。”“央视春晚剧组,已经成为一个大黑夜店。如果要拯救央视春晚,首先必须进行对央视春晚的打黑!”甚至喊出口号:“赵本山再上央视春晚,天理不容!”

   说来话去,还是一个赵本山。好像“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清除了赵本山,春晚才有希望。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对一个来自草根,有喜剧天才,许多年给亿万观众带来欢笑的演员如此痛恨?如果形成这样的人文环境,我相信卓别林都会被踩扁了。 为赵本山说公道话的不是没有。我这儿推荐一篇:网友“飘在天涯”的《理解赵本山》。 http://andrew0000.blog.163.com/blog/static/137386421201011804331188/相信会得到网友们的共鸣。

     如果肖教授已经掌握真凭实据,断定春晚剧组和赵本山有经济利益的黑幕,何不报告纪委和检察院,依法查处?这种声讨的语言,虚张声势的上纲上线,出于一个艺术批评家的笔下,使我回想起那个“史无前例”的时代,我好像听到那遥远的可怖的回声。我无语了。 (文/锦园)

  评论这张
 
阅读(140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