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扫雪中认识的邻居  

2010-02-11 06:13:01|  分类: 人物速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30小时的大雪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扫雪。不清除门前车道的雪,你出不了门。小区里的街道,按例由小区的“房主协会”出面,集资雇专业公司用铲雪车除雪洒盐。各家的停车道,则自行解决。各人自扫门前雪,中国的这句俗话,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铲雪,和割草一样,都是美国“房奴”的必修课。
   打开车库门,寒气入骨。停车道和草地连成一片过膝盖的雪原,光滑如无一点儿皱纹的白丝绸,在朝阳下闪光。我心里发怵:天哪,多久才能把车道清出来?双车道全部清理是不现实的,能挖出一半,让车子可以出门上路就不错了。干了一个多小时,才开一个头。雪是干的,平地推推还不费劲,但要铲起来堆到一边,可不是省力的活。额头冒汗,堆到草地上的雪已经一人高了。凭我的体力,我打算干两天,来个“愚公移山”。
   周围几家,都开工了,而且比我动工早。对门的一家,昨天雪才停,就挖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像壕沟一样把车库和街道打通。那男主人每天早上系着领带,开一辆宝马上班,如今在埋头做放宽通道的活。斜对面一家,车道上停着的一辆淡兰色的出租车已经被雪盖得严严实实。黑人父子俩在忙碌。记得大雪的那天晚上,车子回来晚,主人冒风雪铲雪,才把车子开上门前的停车道。因此他家车道上的雪比较少。在我们小区,开出租车的仅此一家。但他家的房型,却是这儿最大的一号。其中底细,不得而知。虽然邻居几年了,但见面最多点头,问一句好,姓甚名谁,一概不知。
   我正站在车库门前休息,忽然车声大作,街道上来了一辆白色小挖雪车。它是大挖土机的缩微版,可以在小面积地方大显身手。见它着地铲雪,举高,转身,倾倒到路边,灵活有力。它的一铲,人工要忙碌好多铲。我们小区雇用的除雪公司一直使用大的推土机式的车子。昨夜今晨,可能已经在街道上铲过,但没有除尽,路面上是一二英寸的冰雪。如果行车,仍然可能打滑。这辆灵巧的小挖雪车,好像来加工。它在路口进退、转身,一铲一铲地把路面的残雪刮起,堆到路边。
   好像小区雇的公司服务质量提高了呢。我正在如此想,那车到了斜对面一家前面。小挖雪车司机的模样看不清,但和黑人父子挺熟悉。他居然出手帮助,在他们家的车道上干起来。后来那一辆出租车倒开到街道上,腾出空间,小挖雪车三下五除二,转眼就把车道清完了。
   我猜想那司机或许是顺带干私活,捞些外快。这样大雪,司机辛苦,多赚点也理所当然。如果不是我的车道被膝盖深的雪封着,我真想过去讲个价钱,请他来帮我一下。那边息了引擎,隐约听得见他们说话,司机谢绝了喝水,说,汽油要用完了。很快车子开走了。
   机械化无望,还得一铲一铲地干。
   接下来发生的事,也许平淡无奇,但我永远不会忘记。
   斜对面一家的年轻人提一柄铲子,走到我们对面那家车道,问那个正在做“拓宽工程”的主人:要不要多一把铲子?然后就和他一起干起来了。
   年长的一位,也提把铲子,到我家车道前,对我大声说:“你要帮忙吗?”说实话,我有点不敢相信。“各人自扫门前雪”,历来如此。他以为我没有听清,又问了一遍。我连忙说:“当然当然!”
   他二话没有说,大步在过膝盖的雪地里走进来。我这才看清楚这位邻居。他脸上的深深皱纹显示年龄不轻了,瘦瘦的,但很有精神。他同意我开一半车道的想法。“至少要能开出一辆车,可以对付紧急情况!”他干起来比我有劲。我都跟不上他的节奏,而且很快就累了。
   我去拿矿泉水给他,要他歇息-我自己也可休息一下。顺便和他聊聊。
   我说,没有想到你来帮助我,我打算干两天呢。他说,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帮他们。刚才开挖雪车的是邻居,他帮了我们,我们才得空能帮邻居。
   我问,你是那出租车的司机?他点头。他说早些年他就是出租车司机,后来有了别的工作。三个月前失业,又一次开上了出租车。车子是公司的,他每天付100美元租金,汽油费30美元左右,剩下的才是他的收入。眼下经济不景气,生意也不好。但是现在联络有手机,认路有GPS,技术进步了,给出租车司机许多方便。
  我们干一阵,谈几句。清除了雪的车道越来越大,我对他的了解越来越多。
  他名叫马克,60岁。20年前从非洲的埃森俄比亚移民过来。帮对面人家挖雪的是他的儿子,也叫马克。说起儿子,他十分自豪。他打工供儿子上华盛顿地区出名的乔奇城大学生物系,每年学费4万多美元。小马克毕业后,自己开了生物医学的咨询公司,干得很成功。
   这时,小马克已经帮对面人家完成了“拓宽工程”。过来和父亲用他们的地方语言交谈。好像是让老马克回去休息,但老马克要小马克一起,把我家的车道挖通。小马克二话不说,踩着齐膝盖的雪,几大步跨了进来。他也不高,但比父亲健壮结实,乌黑的一头天然卷发,很帅的小伙子。大概从他父亲那里知道我体力不行,他只要我和他父亲把雪在地面推过去,扬雪的力气活由他来。我们仨合作,进度更快,离街道只有二三步之遥了。
   一位少妇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到我们跟前。小马克介绍这是他的太太和女儿。虽然是很近的邻居,平时不在意,没有这大雪,还没有机会认识呢。马克太太说,女儿在家里呆不住,要堆雪人。女孩吵着也要进来,小马克踩雪把她抱了过来。一边告诉我,她太太很快又要生个女儿了。我这才注意到马克夫人的体态。连声道贺。
   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扛着铲子走过,问:要不要帮助铲雪?他们是打工挣钱的。马克太太笑道,铲完啦,你们怎么不早来?
   铲尽了雪的停车道,被太阳一晒就干了,露出沥青路面灰黑的本色,和依旧覆盖薄薄冰雪的街道成了鲜明对比。细心的老马克坚持在接口处多挖去一些冰雪,关照我们,车子出来,要冲一下,才能上街道。
   说不尽的感谢话。我准备了一包中国的夹心糖果和一瓶红葡萄酒做礼物。他们不肯收,我说,情人节那天将是中国新年,吃中国糖果,庆祝中国新年。今夜是美式足球的大决赛,你们看球,喝酒。有这些借口,他们才收了。我们握手,拥抱,好像老朋友。
   下午,我走出去踏勘路况。出门不远,转弯,发现这儿一段路面大不一样。冰雪全无。而在一家的车道上,停着那一辆眼熟的白色小挖雪车。那里走出一对亚裔年轻人,牵两条狗去散步。附近的邻居和他们打招呼,谢谢他清理了街道。他摇摇手说,不值一提。
   从他们的模样,我猜测是韩国人。但从未交谈。想起上午我还以为这辆白色小挖雪车的司机是挣外快,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常常认为美国人情淡漠,其实,无论何地,人间总有真情在。一场大雪,让我认识了一些邻居,感受到他们善良和真诚的心。
   现在,每当从窗口向外望,总要看看老马克的出租车在不在。昨夜,我开始写此文时,又一场风雪来到华盛顿地区。我看到那出租车刚刚回来,明亮的顶灯灭了。老马克打开车库门,可以看到里面停了一辆小车,一辆小面包车。他取出一把铲子,弯腰除雪。也许是为随时随地的出车做准备。车库通往里屋的门开了,小马克露出头,和父亲说话。我能猜到是劝父亲休息。父亲这才停工,进车库,门除除降下。
   淡色的出租车渐渐蒙上白雪,在夜色里你不会认不出来…… (文 / 锦园)

扫雪中认识的邻居 - 锦园 - 锦园

  评论这张
 
阅读(13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