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园

一个大门敞开的私家花园

 
 
 

日志

 
 

夜探雁荡  

2009-10-18 10:56:14|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在燕烱的带领下,我和天权,良荣,还有几位复旦其他系的温州同学,游览雁荡山的著名景点大龙湫。大龙湫落差高达197米,据说是“天下第一瀑”。虽然是初春,水量不盛,但也如银龙飞下,气象万千。果然如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写的,“龙湫山高势绝天,一线瀑走兜罗棉。五丈以上尚是水,十丈以下全为烟。况复百丈至千丈,水云烟雾难分焉。”

不知是谁提议,要看看这瀑布的水从哪里来。于是我们爬山到瀑布的上方,看到湍急的山溪。沿山溪,有小道,好奇的我们越走越远。终于,溪流离开山间小道,隐没在密密树林中。

 此刻已是下午三时左右。按理应该退回去歇息。但四十年前的我们,好像没有原路退回的习惯。忽然又生一念:到山顶去看雁荡!听说,雁荡山得名,是因为山顶有湖,芦苇丛生,秋雁宿之。想想,在高山顶上,有一个美丽的湖泊,那是何等景色!这时候,燕烱显出他老土地的能力。他说他的一个亲戚是雁荡山茶林场场长,山顶有一个分场,我们今晚可以住宿在那里。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走呀!

我们一行七八人,就这样向山顶进发了。那蜿蜒的登山道上,只有我们这一群年青人。现在想起来,胆子真大。事先毫无准备,山顶情况如何,能不能接待得了我们,心中一点没底。凭一股热情就行动,雷厉风行,那就是当年的我们!

 山里的傍晚来得快,天色暗下来,但还不见山顶。地势越来越高,寒风紧了,可见到堆积的残雪。登山用力,还不觉冷,但饥饿已经袭来。步子慢了,队伍拉长了。燕烱走在前面探路,终于看到他在一块大山岩前对我们下面的同学喊:到山顶了,加油啊!

 过这山岩,果然是一片平地,还见到成片的低矮的茶树。但是,哪里是雁湖呀?天色更暗了,我们急步走,想赶在天黑前见到水波荡漾的雁湖。忽然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有歪歪扭扭的字迹:“这就是雁湖!XXX 红卫兵小队”。转过头,在苍茫的暮色中,一片干枯的低洼地使我们目瞪口呆。

 茶场职工的热情,化解了我们的失望。他们马上为我们做晚饭。白米饭又香又软,但高山上缺菜,只有黑色的酱菜下饭。对饿坏了的我们,这一餐晚饭,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好吃。这分场没有几个职工,仅有男女两个宿舍,也没有多余的被子。天权和女职工挤一晚。我们男生围一盆炭火,靠着椅子过了一晚。千米高山的深夜,室外已是冰点,暖洋洋的室内,我们海阔天空地聊了半夜。

  第二天早上,早饭后我们下山。这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太阳升起来了,温暖撒向大地,雾渐渐消散,狭窄石板小道上的霜化成了水,湿漉漉的,真是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白云在淡兰的层层山峦间悠然飘荡,雁荡山群峰毫不吝惜地为我们展现她们秀美多姿的本色。在山下各个景区,可没有这样的眼福啊。那时,照相机还是奢侈品,我们谁都没有。但那景色,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地。

  四十年过去了,下温州,游雁荡,许多细节已经被岁月淡忘,但这夜探雁荡的往事,却时常浮现眼前。是的,我们没有见到那波光粼粼的雁荡,但我们登上了雁荡山顶,我们围炉夜宿雁荡,我们见到朝阳下瑰丽的雁荡群峰,我们见证了我们率真的青春岁月。

 也许人生就是如此,我们努力奔向一个又一个目的,能达到目标固然好,但有时候,是否达到目标并不重要,那努力的过程,那前进的每一步,就有看不完的风景,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  

                                                                   2月15日,2009年

(欢迎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锦园, 博客网址 http://jinyuanw.blog.163.com/
平面媒体发表前务必取得博主同意。E-mail: jinyuanw@aol.com 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81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